欢迎访问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文澜新闻网!今天是

夏世华:专注于冷门绝学研究的“赶路人”

来源:校报学通社发布时间:2021-03-11编辑:陈博打印 投稿 字体:

新闻网讯(学生通讯员张春雪方小轩)2020年末全国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办公室网站公布了“2020年度国家社科基金冷门绝学研究专项立项名单,其中我校哲学院夏世华副教授申报的《禅让类出土文献综合研究》项目获得批准立项,批准经费35万元。由此契机,一直以来默默专注于学术研究的“赶路人”夏世华副教授以及“冷门绝学”这个“生僻词”逐渐走入更多人的视野。

 

兴趣使然,素履以往

 

过去五十年来,学界新发现了一批与尧舜禹禅让传说或燕国禅让事件有关的金文、竹简文献,如“中山三器”(中山王方壶、中山王鼎以及中山王圆壶)铭文,楚简《唐虞之道》《子羔》《容成氏》《保训》《虞夏殷周之治》等,这些都是佚失了两千多年的“禅让类出土文献”,它们让今人有机会重睹先秦儒者高扬尧舜禅让传说的理想追求与思想旨趣。此次获批立项的《禅让类出土文献综合研究》便是拟因应禅让类出土文献重现的契机,试图在文本校注和思想梳理这两个基本层面,对新出土和今传的先秦儒家禅让类文献展开全面、系统的研究,从而在总结既有成果的基础上,进一步推进该领域的研究。

读研究生时期,夏老师对新出简帛文献和先秦儒学就已具有浓厚兴趣,一批禅让类出土文献相继被公布,重新激活了一个重要的中国古代哲学研究论域。但当时学术界多数是围绕单篇出土文献展开研究,并未利用这些文献来展开系统地研究,所以夏老师便诞生了想要围绕传世和出土的禅让类文献来展开博士论文研究的想法。虽然此项课题颇具前沿性和难度,但夏老师还是很快确定了这个选题,并且这一研究就是十余年的辛勤耕耘。虽然此项研究现已获批立项,但夏老师仍表示,无论立项与否,近年来都打算根据博士论文之后新公布的文献和研究成果,来全面修订博士论文。这种持之以恒,探求真知的精神,正是夏老师作为学者的执著与投入。

 

求知若渴,以勤补拙

 

当然整个研究过程也不是一帆风顺的,由于此课题涉及到的几篇没有传世文献对照的出土文献,它们都是用先秦的篆文书写,虽然前期整理过程中,整理者已经运用文字学、音韵学、训诂学、文献学等知识从文字的隶写、释读、解释等方面做了许多基础性的工作,但是其中仍然有许多文本问题要处理,因而,在充分吸纳学界既有成果的基础上,尽量对简文中的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能较为准确的理解,这本身就是比较困难的。同时,禅让类出土文献是思想性很强的文献,它与传世文献如《孟子》《荀子》等还有很复杂的思想关联,如何充分利用新文献,将它们与传世文献结合起来,理清先秦儒家关于禅让观念的思想内容和发展脉络,这也是比较困难的。

对此,夏老师表示解决这些问题,没有什么捷径,只有充分吸纳既有研究的成就,并且谨慎地辨析其中可能有疑问的地方,才能尽可能走的更远。夏老师时刻谦虚谨慎,当遇到难题时便主动去向有关学者们请教,以求知若渴的态度去探究,用以勤补拙的信念来耕耘。

 

清风不问赶路人

 

正如2016年习近平主席在哲学社会科学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谈到的,“要重视发展具有重要文化价值和传承意义的‘绝学’、冷门学科。这些学科看上去同现实距离较远,但养兵千日、用兵一时,需要时也要拿得出来、用得上。还有一些学科事关文化传承的问题,如甲骨文等古文字研究等,要重视这些学科,确保有人做、有传承。”“冷门绝学”虽少有人问津,但其独特的学术意义和价值是不可估量的。

以夏老师从事的《禅让类出土文献综合研究》为例:首先,禅让类出土文献本身具有不可估量的文献学意义。将它们与传世典籍中的禅让类文献关联起来,从文字、音韵、训诂、历史、思想等诸多层面对这些珍贵典籍予以充分的重视,展开全方位、多层次的系统研究,对于不断推进这些珍贵出土文献的整理与研究本身是非常必要的。在这方面,《禅让类出土文献汇校集注》将是首次全面对新出土禅让类文献展开汇校、集注的尝试。其次,禅让类出土文献对先秦儒家政治哲学研究也有重要意义。孔子祖述尧舜,先秦儒家通过对尧舜禹禅让传说的宣扬或批评,或对燕国禅让事件的评价,表达了关于天子权位更替这一中国古典政治哲学基本问题的态度和观点,从而构成先秦儒家的禅让观念。它不仅在战国时期引发了墨家、道家等的争议,而且在汉代以降,也以不同的形式回荡在儒学史和政治史中,其尤为显著者,如王莽篡汉而开后世禅让政治之法,宋儒倡道统说,民国时期的疑古思潮,现代新儒家如牟宗三的新外王建构,无不援引或针对先秦儒家的禅让说,这些都足以显示出探讨先秦儒家禅让学说的重要理论意义。然而,以往讨论这一问题,只能依赖传世典籍如《论语》《孟子》《荀子》《礼记》等中的相关论述,文献不足征的史料困境,直到禅让类出土文献的连续发现,才有了较大改观。将禅让类出土文献与传世文献结合起来,系统研究先秦儒家禅让学说的理论内涵及历史脉络,是研治先秦儒家政治哲学的重要课题。在这方面,此次立项中的《先秦儒家禅让观念研究》是目前首次系统地运用观念史研究方法聚焦先秦儒家禅让观念这一重要政治哲学问题的研究。

“冷门绝学”作为研究难度大、学术门槛高、产出成果难的研究学科,近年来虽已得到了相关国家政策的支持,但是夏老师表示“改变冷门绝学现状”是极不容易的,它需要多个层面的共同努力,国家层面以及学者都应该承担相应的责任。对于冷门绝学的未来发展,夏老师也谈到了自己的愿景与期冀,他表示:“我衷心希望,无论一门学问是否属于冷门绝学,只要将来有更多人心甘情愿地投入到甘苦自知、朴实无华的学术工作中,力求深入、系统,唯真理是求,长此以往,也许就无所谓冷门绝学了。

 

“人间有寒暖,学问无冷热;惟精惟一处,万物皆自得。这是夏老师在研究过程中所秉持的信念,他始终勤勤恳恳地坚守在自己的领域里默默耕耘,始终是那位不改初心的赶路人。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