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文澜新闻网!今天是

工商管理学院陈清目合作论文被NBER刊登

来源:工商管理学院发布时间:2019-12-14编辑:余向阳打印 投稿 字体:

    新闻网讯(通讯员 宫商) 日前,工商管理学院经济贸易系陈清目副教授的合作论文“Trade Wars, Technology and Productivity”被美国经济研究局(NBER)刊登为工作论文,这也是我校第一篇NBER工作论文。NBER是一个非盈利机构,是美国规模最大、最有影响力的经济学研究机构。

  



    该研究检视了在以中间品为主的贸易结构下,发展中国家(South)在与发达国家(North)间的贸易战中是否受损。通过建构一个两国的动态一般均衡模型,并假设最终品的生产主要靠体现技术含量(technology-embodied)的中间品投入,本研究证明了在特定的充分条件下,稳态均衡时发展中国家最终品生产者所使用的中间品种类范围(包含国内制造与从发达国家进口),以及发展中国家中间品生产者在国内所生产的中间品种类范围,皆会因为两国之间的贸易战而扩大。这表明了发展中国家在面对贸易战时,将因为最终品生产者调整其向发达国家进口的中间品种类范围(进口更多样更高阶的中间品),以及发展中国家中间品生产者调整对国内生产技术的投资(增加投资提升技术以生产较原本高阶的中间品),从而减轻贸易战对发展中国家的负面效果。换句话说,本研究刻画了一个发展中国家在中间品贸易的规模以及范畴(scale-scope)之间平衡调整的渠道,即分别为本研究所定义的集约边际(intensive margin)和广延边际(extensive margin)。面对贸易战的冲击,发展中国家将通过在生产价值链的向上移动(scope),来抵抗贸易保护在贸易量和贸易值(scale)上造成的负面影响。最后,在这样的调整之下,发展中国家的平均生产率和所使用的总体技术水平反而有所提升。



    理论模型的主要特征为使用一般化多项式生产函数作为最终品厂商的生产函数(Melitz and Ottaviano,2008 用该函数形态来刻画消费者的效用函数),并且假设所使用的中间品种类越多,最终品厂商需要投入越多单位的劳动力,作为整合诸多中间品的协调成本。将全世界所有中间品按照技术含量从低到高排序,以i作为指标,每家中间品厂商只生产一种中间品,则其生产率及其生产所使用的劳动力与资本皆为i的函数。中间品厂商并在各期进行投资,通过研发来提升生产率。为简化模型假设最终品不跨国贸易,只聚焦中间品的国际贸易,并课征关税。在各种厂商最佳化与市场出清的稳态均衡下,发展中国家与发达国家进行中间品贸易:发展中国家向发达国家出口较低技术含量的中间品i∈[0,nE],而向发达国家进口较高技术含量的中间品i∈[nP,M]。其中三个门槛变量nE,nP,M由内生决定,由于0<nE<nP<M,故在区间[nE,nP]的中间品为发展中国家在国内制造且只提供国内最终品生产者使用。接着分别分析了,当发达国家单方面提高关税、当发展中国家单方面提高关税、以及两国都提高关税时三种情况下门槛变量 nE,nP,M,以及其他重要变量的变化。最后证明了上述「面对贸易战的冲击,发展中国家将通过在生产价值链的向上移动(scope),来抵抗贸易保护在贸易量和贸易值(scale)上造成的负面影响」的研究结果。


    本研究利用世界银行的收入分级标准,将WIOD数据库中各国区分为高收入与中低收入两群,分别代表模型中的发达国家与发展中国家,校准出模型所需的外生参数。在量化实验方面,以 (i) 2018~2019年间美中贸易战提高关税后各自的总体平均有效关税(发达国家关税为12%,发展中国家关税为20%);(ii) 贸易战恶化后可能的总体平均有效关税(发达国家关税为25%,发展中国家关税亦为25%),作为两个贸易战的实验情境。量化分析结果证实了理论模型的预测:发展中国家中间品生产者在国内所生产的中间品种类范围[0,nP],以及最终品生产者所使用的中间品种类范围(包含国内制造与从发达国家进口)[0,M],皆会因为两国之间的贸易战而扩大。将总体效果根据本研究所定义的集约边际和广延边际进行分解,发现广延边际占主要的角色。为确保结果的稳定性,本研究也调整所校准的参数,进行敏感性分析,研究结果的方向性仍然保持一致。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