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文澜新闻网!今天是

韩翼:把热情洒满新疆这片土地

来源:校报学通社发布时间:2019-11-27编辑:余向阳打印 投稿 字体:

从武汉坐4个半小时飞机跨越3300公里到达新疆,再乘坐15个小时绿皮火车到南疆,3个半小时的大巴进村,这是工商管理学院韩翼教授援疆的路途。2017年9月份,响应中组部和教育部援疆要求,韩翼不顾条件的艰苦和环境的陌生,排除家人的反对和挽留,克服困难主动报名援疆。

回来后对事情的看法更淡定,没有那么倔强了,更重视过程,就像马拉松只有一个冠军,但是跑下来就是一个经历,总会有收获。”回忆起援疆经历,韩翼感慨到。中共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组织部关于第九批援疆干部人才进疆满一年考核中,韩翼是新疆财经大学援疆人员中唯一一个被自治区党委组织部定级为“优秀援疆干部”;同时在新疆财经大学领导干部年度考核中,因工作业绩突出,韩翼被校考核工作领导小组评定为“2018年度优秀员工”。



在新疆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挂职副院长的一年半时间里,韩翼坚持每周与重点关注学生交流一次,每月与一般关注学生交流一次,共同进食堂用餐一次,进学生宿舍一次,进班级一次,与学生父母联系一次,每周一次进班级参加党建活动从无间断。“老师和学生之间应该相互信任,和学生做朋友。”从精神思想上到物质生活上,韩翼全方位对学生进行关照,对每一个负责的学生都付出了心血。同时,他对“问题学生”也有着自己的一套方法,善于发掘学生的闪光点。




在韩翼带的班里有个民族学生,平时不怎么受管束,总是喜欢打架。韩翼主动了解学生的情况,了解到是他父母离异来自单亲家庭后,在谈话谈心时韩翼语重心长地说:“作为家里唯一的男孩子,母亲含辛茹苦的把你养大供你读书,不应该主动为你母亲分忧吗?”后来,韩翼又找他谈了几次话,鼓励他好好发挥文笔好的优势,并让他当了一个学期的班委,这个男生慢慢就转变了。韩翼深有感触,“这些学生管理能力很强,当了班干部后以身作则,还会主动想办法来管理。”

响应自治区党委号召,韩翼参加民族团结一家亲活动,与当地村民进行一对一帮扶。在驻村活动中,韩翼与南疆一户人家结成了亲戚关系。每月有八天韩翼都住在亲戚家,每次来回37小时。这家是当地的贫困户,家里有两个老人、老人的两个儿子和两个孙子,媳妇因为家里穷都离婚了现在一家六口守着一亩三分地靠天过日子。在了解情况后韩翼积极帮忙做农活,还自掏腰包进行援助。可是日子一天天的过去,脱贫却毫无进展。想到脱贫还要打破心里的那道坎儿,于是韩翼开始给家里的两个儿子做思想工作。经过韩翼的不懈劝说和努力,儿子们终于决定前往内地打工。现在,这户人家也摘掉了贫困户的帽子。


为了帮助新疆财经大学申请博士点,韩翼亲力亲为、奔走呼吁,最终学校经济学博士点申报成功。挂职期间他撰写了《新疆财经大学教育事业改革报告》,由他制定的新疆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三年发展规划被新疆财经大学党委书记称为“最好的学院规划报告”。主管科研期间,韩翼组织老师们申报国家社会科学基金、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教育部课题和自治区哲学社会科学课题16项,发表10篇核心论文,23篇其他期刊论文,学院科研成绩进步显著。在教学管理方面,韩翼从制度建设着手,牵头制定了《新疆财经大学研究生优秀学术论文奖励办法》《新疆财经大学研究生奖励办法》等制度,修订了企业管理研究生培养方案;同时还促进了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和新疆财经大学两校的战略合作。


“对学生的关心没人比得上你。”是新疆财经大学学生办公室科研秘书、研究生秘书对韩翼的评价。了解到老师们没有办公室,看到学生们的桌椅板凳破旧不堪时,韩翼下决心推动工作改善这一情况。由于学校经费紧张,韩翼和厂商软磨硬泡3个小时,只为了一张桌子能便宜40元。当看到老师坐在办公室里正常办公、学生用上崭新桌椅时,韩翼觉得一切都是值得的。

谈及家人,韩翼怀着深深的愧疚和遗憾。援疆后不久韩翼得知了母亲病重的消息,然而工作情况并不允许他回家探望,只能隔着几千公里的距离通过电话了解病情。直至母亲去世,韩翼都没能回到跟前看她一眼。在挂职结束后韩翼坐4个半小时飞机径直赶去母亲坟前大哭一场,悲痛不已。未能尽孝的愧疚使得韩翼在归校后的一段时间内仍心情压抑,不能释怀,“终身遗憾!”

女儿小升初,丈母娘生病,妻子辞去工作可每天还是都忙不过来,压力重大,却不能为之分忧;兄弟姐妹不理解,怨他没能尽孝,也不能详细地解释……面对来自家庭的压力,韩翼仍然继续坚守在援疆事业第一线,脚踏实地干好自己的本职工作。“人不过就是一个生命周期,一个过程,要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做一个善良的人。”韩翼说。

学生记者 赵雪纯 学生通讯员 邓紫雯 陶冶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