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文澜新闻网!今天是

中南大迎来新主人:故事花絮大放送

来源:校报学通社发布时间:2018-09-03编辑:徐剑飞打印 投稿 字体:

新闻网讯(学生记者 王静怡 刘安然 唐豪杰 王辰 赵颖 邢雨玺 林海薇 张涯路 高璨 卫酉祎 周璇 韦玉梦 苏颖妍 丁子琪 陈玉婧 万然 汪弘量 汪弘量 张雁玮 何晶晶 陈韫 沈祝芳 李希越 杨洋 )8月31日和9月1日,中南大迎来2018级新生。一大批00后入驻南湖和首义校区,上演了各色精彩报到花絮。

与“文澜”同名 与中南大结缘

一位新生正独自背着包拿着军训服装往宿舍走去,这位看上去腼腆的男生名叫“欧阳文澜”,是法学院的新生,与我校首任校长同名,也是很有缘分了。当被问及来校报到的感受时,他答道:“因为第一天报到,看到这么多同学都急匆匆的,而且自己也是第一次远离家乡,第一次开始宿舍的集体生活,有些许紧张。”

在采访中我们还了解到,欧阳文澜在甘肃敦煌上学,但他是青海考生,老家又在四川。在多地生活过的他来到武汉后,还不是很能适应这里的炎热且阴晴不定的天气。他很期待在中南大即将开始的大学生活,能进入自己喜欢的专业,希望自己大学四年能好好学习法学,实现自己的理想。

  

与妈妈成为校友

“我是中南政法学院86级毕业的,所以女儿考上中南大我们可以说是母女变师妹了,很感慨。之前我带她回过校母校,回南湖校区,女儿她自己选择了我的母校和法学专业,我相比于其他的家长,我感慨良多。”一名法学院的新生母亲如此说道。

据了解,这名新生的父亲也是武汉高校毕业,但一家三口从未一起来过武汉。借此机会,一家三口一起逛了南湖校区。“我带着女儿见了我当年的老师和当年留校的同学,希望她能够在中南大好好学习。”对于孩子的期望,她希望女儿能经常锻炼下身体,树立一定的目标,养成良好的学习习惯,“鼓励她做自己喜欢的事,比如参加社团、学习小语种,发展自己的爱好”。

  

28岁的最大本科新生:把握时光 从头再来

来自工商管理学院的张凡今年28岁。十年前,他考入武汉大学电子商务系,却在毕业的最后关头放弃学位,选择创业。“当时答辩已完成,但少了几个选修学分。”十年后,他再次参加高考,以623分的成绩考上中南大工商管理专业。

创业历经波折之后,他选择重新上大学,一来是想要提升自己,二来也是完成曾经应该完成的学业。他自认“性子比较跳,坐不住”。大学阶段,他想要辅修双学位,希望以电子商务为主,计算机为辅。完成学业后,准备重新投入到原本工作的领域。

作为一个“过来人”,他鼓励同学们要勇于尝试,把握住大好时光。

  

独立开启中南大新生活

与大多数新生有父母陪伴来报到不同,金融学院的邵维语独自一人从云南腾冲来到武汉。对于这场一个人的旅行,他解释道,因为父母长期在外打工,自己经常一个人在家,从小学开始就很独立了,所以这次自己一个人来到武汉,没有很害怕或者孤单。并且一同考入中南大的还有自己四个高中同学,平时可以互相帮忙,同学情谊给了自己不少鼓励与勇气。一想到还有四个高中同学在一个大学,平时可以互相帮忙就更加勇敢了。”

  

与双胞胎弟妹一起来报到

工商管理学院的邓锦霄是和爸爸妈妈还有两个双胞胎弟弟妹妹一起来中南大报到的,对于儿子上大学,他的父亲说道:“从广西坐飞机过来,一路上到学校都非常顺利。”

谈及对中南大的印象,父亲坦言中南大是非常不错的财经类院校,对学校的第一印象也非常符合自己之前的想法。他从广西过来,这边的饮食口味还不是很习惯,特别是热干面,他希望孩子能够在学校里实现自己的理想。

  

相识六年的“友人相送”

在各间新生寝室里,细琐的物件碰撞声与亲属对话声此起彼伏,34栋楼的304寝传来男孩们的数阵爽朗笑语。新生朱永康除由父母陪同外,还有“特殊的朋友”相送——两位分别来自中南大学、武汉理工大学的大一新生。

据交谈得知,他们是初高中同学,已经相识六年,彼此感情深厚。两位外校朋友趁着尚未开学来送好友朱永康“最后一程”。三位男孩互相打趣着,调侃着朱永康本人的外号,正是真朋友间的相处模式。

朱永康的两位友人还夸赞了中南大景色美、人美,并想吃一吃食堂物美价廉的饭菜。三兄弟表示会一起多逛逛四周,看看我校各处风光,一起憧憬他们即将到来的大学生活。

  

在中南大宿舍一见如故

走在楼道里就能听37栋510宿舍里传来愉快的对话和爽朗的笑声,敲开寝室的门,看到了四个活泼的新生和他们同样开朗的家长们。才刚来没几个小时,几位新生互相之间就已经相当熟悉。据了解,四位新生分别来自浙江、西安、湖北、新疆,或许对于这四个来自不同地方的男孩儿来说,从相见相识到打成一片就是这么简单,也同样那么美好。

  

志愿传承乐在其中

“今天大多数人都是五点半起床,六点多坐校车赶到首义。前几天也一直在集训,昨天来了一趟这边踩点,并将物资打包分类好。”公共管理学院迎新志愿者杨林涛如此描述他们为迎新做的准备。而9月1日上午一场迅疾的暴雨,更是蓦然淋湿了整座人头攒动的首义校园。于雨中奔波、分发校园地图、带领新生领相关手册、陪伴新生打印登记照……迎新志愿者们都顺利完成了任务。

杨林涛提起报名迎新志愿者的初衷:想体验有趣的事,帮助需要帮助的人。“这几天我经历过刮风、淋雨、车辆在半路抛锚等,这一系列过程是未曾有过的奇妙体验。”他面色沉静,诉说着满满的获得感。起早贪黑、任务繁重,迎新工作并非易事,却乐在其中。

经济学院迎新志愿者于磊说:“去年我们作为新生,被志愿者师兄师姐接待,今年我作为志愿者师兄,接待新生师弟。这种对于新生的照顾,由我们的师兄师姐传到我们手中,有一种薪火相传的感觉,我想这一种关爱一定也会一直传递下去。”

会计学院迎新志愿者凌心雨说:“自己从去年被接待的新生,转变为接待新生的志愿者,感觉自己在这一瞬间成长。我也非常期待这种成长,期待和我接待的新生见面。之前已经和他们在网上聊了很久,现在终于到了‘收获’的时候。”

法学院迎新志愿者赵斌说;“在担任新生志愿者过程中,总会有一些新的情况出现,这个时候就需要自己合理地解决。比如刚刚我接待的这个新生,因为他的行李比较多,从火车站过来学校就不是很方便,所以我直接去了火车站。”

9月2日上午11点前,财政税务学院的志愿者吴胜娇就已经上交了志愿者工作证,从这一刻起,她的任务就算结束了。不过她并不急着离开,而是留在了迎新点,继续为新生们提供咨询。

早在八月中旬,志愿者们就要与新生交接,提醒他们完成学习微课、上缴费用等程序。因为有时候一些新生会忘记完成这一系列程序,她需要保持关注,时不时地提醒他们。“当我做了新生志愿者后,我能感觉到学校对新生是很关爱的。咱们学校为新生考虑蛮多,当我投入新生志愿者这个工作时,我也觉得要多帮助一下别人,爱护小萌新。”

  

迎新的易班团队

易班团队早上6点50便坐车到达首义,然后搭起帐篷,接受新生们的咨询,还准备了好玩的游戏和精美的礼品,“礼物主要是印有中南大logo的U盘,还有印有中南大标致的一些小礼物”。

在绿树成荫的校道上,有一只憨厚可爱的熊玩偶,不停地摆出可爱的姿势,吸引了不少学生家长来与它合影留念。这只玩偶熊是学校的志愿者们轮流扮演的,是易班的“吉祥物”,他们在这晴雨交杂的天气里还要戴着沉重的头套、穿着厚厚的衣服,摆出各种姿势,十分辛苦。

警察、保安(武汉市公安分局凤凰山派出所)

在校园里,除了绿色衣服的志愿者们如飞舞的蜜蜂般忙碌,还有一群人在人群中特别显眼,他们就是一直在巡视的警察同志还有保安们。

每年的这个时候他们都尤其忙碌,不仅要帮忙维持交通秩序、巡视校园安全,还要宣传预防诈骗,破解新生被诈骗、丢失钱财等案件,从早上七点多连轴转,中午吃个饭简单休息一下,到下午六七点才能回家。

一位女警官说道,他们为了保障迎新工作的顺利进行,放弃了周末的休息时间。今天也是她的孩子小学报到的第一天,但她愿意在中南大守护着新生们,希望他们能够开始美好的大学生活。

警官同志提醒新生们,大一开学初期是高校诈骗的高发期,新生们一定要提高警惕,不要轻易地上当受骗。“中南大的同学们各方面的素质都很高,但在外读书还是要多个心眼,许多学生就是太单纯了,才被骗的。”警官同志还提出要多关注武汉市反诈骗中心微信公众号,有问题第一时间找警察求助,他们一定竭尽全力帮助学生们解决困难。

  

宿管

“你把这个卡贴上去,就能接热水了,快满的时候再贴一下,就停了。”五十多岁的吕意深不断地给新来的学生讲解,“我这里就是培训基地,每年来一批新生,就得培训一遍”。

七年前,我校首义校区40和41栋宿舍楼开始住进大一新生,从那时候起老吕就是这里的宿管,老吕说:“这么多年,来了一批又走一批,名字叫不太出来,但在我这里住的大部分人,从眼前一晃,我就知道是老生还是新生。”

新生来报到可忙坏了老吕,“9月1号开始有新生来,早上五六点起,吃了保安带来的三个包子,一直到晚上七点都没吃饭,中午有人送饭来,但忙得根本顾不上。”老吕说,“这边门锁、灯、电、水,出了问题都得过来问,人家问了,就得想办法处理,帮忙找工作人员去看。”因为40和41栋宿舍楼都是防盗门,会出现钥匙插不进去、拔不出来或者门锁不上的情况,“通常情况下都不是锁坏了,只是使用的方法不对,只能一遍遍地讲”。

谈起今年宿舍楼的变化,老吕点点头说:“今年不错,交电费可以网上交了,之前常常有傻丫头到了周五下午电卡没钱了才着急,之前提醒只剩二十度电的时候也不充,周五下午人家都下班了充不了电,过来问我,我也没办法,只能等到周一。”老吕经常称40、41栋的学生们为“傻丫头”,嘴上批评着心里又特别宠着,“我这里是严格管理,不管你来办什么事,必须出具证明或者工作证,安全问题得重视。”

从2007年来到学校,管过文润楼、39栋楼,还去南湖的食堂做过一段时间,十一年间老吕认识了不少学生,逢年过节常常收到早已毕业的学生发来的祝福短信,“前段时间有个丫头说要毕业了,非要跑过来合个影,过来的时候眼泪汪汪的,怪感动的。”

我们临走时,还未来得及告别,老吕又去帮几个新生处理问题,尽管都是琐事,但是这群刚入学的新生们在老吕心中,就是放不下的“傻丫头”,“每年教会了一批,又走了,来来回回,也都有七年了。”“傻丫头们”,长大了飞走了,但老吕一直守着这里。

39号宿舍楼的宿管钱大爷已经迎接了3届新生,他说:“新生们办理洗澡卡、电卡等业务的时候都自觉排队,有个新疆的新生来的时候父母并没有陪伴他,我就帮他搬运行李,在生活方面尽可能让他感受到家一样的温暖。”

同样,54号宿舍楼的楼管刘阿姨已经守了这栋楼13年:“我从04年当楼管到现在,每一届学生都很优秀,希望她们将来能成为国家的栋梁。”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