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文澜新闻网!今天是

李波获第六届“董必武青年法学成果奖”二等奖

来源:刑事司法学院发布时间:2018-09-03编辑:徐剑飞打印 投稿 字体:

新闻网讯(通讯员 邓翠萍 学生通讯员 颜美宁)7月8日,由中国法学会主办的第十三届中国法学青年论坛在上海举行,主题为“新时代枫桥经验与社会治理格局”。论坛现场举行了第六届“董必武青年法学成果奖”的颁奖仪式。我校刑事司法学院青年教师李波出席论坛,其论文《规范保护目的理论与过失犯的归责限制》(原发表于《中外法学》2017年第6期)一文,荣获第六届“董必武青年法学成果奖”二等奖。

“董必武青年法学成果奖”是由中国法学会主办,中国法学会法治研究所承办,中国法学会董必武法学思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理论)研究会协办的部级奖励,面向全国未满40周岁的青年法学法律工作者正式出版或发表的论著,是中国青年法学研究成果的最高奖项。

本届终评专家由陈冀平、张文显、王其江等22位法学界权威专家学者组成,在352件作品中遴选出一等奖作品1件、二等奖作品5件、三等奖作品11件、提名奖作品21件。

不问收获,但求耕耘,科研路上喜得硕果

李波2016年毕业于北京大学法学院,同年7月来到我校刑事司法学院任教。两年中他在国家权威期刊上发表论文5篇,其中两篇论文被人大复印资料《刑事法学》全文转载,两篇论文作为封面论文被重点予以推荐。两年中他先后斩获国家民委民族研究项目、教育部人文社科基金项目以及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各一项。他参加了陈兴良教授主编的《罪名指南》(第三版)的撰写工作,负责组织考试作弊罪、组织出卖人体器官罪、组织、资助非法聚集罪等24个罪名的撰写工作;他还参加了西南政法大学法学院姜敏教授主持的《德国刑法与美国刑法之比较》(马克斯·杜铂等著)的翻译工作,负责正当化事由与免责事由两章。这一系列成果的取得,与李波平时的勤奋是分不开的。他的女儿说,“爸爸几乎每天晚上都要熬夜。”在授课之余,李波把大部分时间用在科研上,即使在颈椎病发作期间仍然“不问收获,但求耕耘”。

读博之前李波曾任教多年,为了追求学术理想,2011年离开家乡前往北京大学法学院访学。这一年间,李波没有“访而不学”,而是一头扎进学习充电中。北大汇集了各方面的顶尖学者,站在学术的最前沿,为了争取更多在北大学习的时间,李波想到了考博。就在那段时间,除了听课,李波几乎把全部的时间都用在准备考博上。功夫不负有心人,他顺利通过了博士生入学考试,成为北京大学法学院2012级博士生中的一员。

2018年,李波的博士论文《过失犯中的规范保护目的理论研究》在法律出版社出版。为了撰写博士论文,他搜集了100多万字的中外文一手资料,做了30多万字的读书笔记,最终赢得众多专家学者一致好评。北京大学法学院陈兴良教授认为:“这是对规范保护目的理论最为深入的研究,无论是理论的深度还是资料的丰富,都是令人赞叹的,值得肯定!”北京大学法学院刑法学科召集人王新教授认为,本书“具有前沿性的理论意义,在许多方面填补了国内在此问题上的空白。”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刑法学科带头人齐文远教授指出,李波“深刻阐述了规范保护目的理论的原理,不仅对深化刑法解释学具有重要意义,也提供了一种可资借鉴的限制过失犯归责范围的路径。”

开拓进取,锐意创新,服务中国法治建设

读博之前,李波主要从事犯罪学与刑事政策学的研究;读博之后,在陈兴良教授的影响之下,李波在刑法教义学方面投入了很大的精力,并有多篇高质量的学术论著产出;现在,李波又开始在刑罚社会学方面开拓进取。他不仅关注刑罚社会学的学科建设,致力于学术史与方法论方面的建构,还联系中国刑罚实践,利用社会学的知识与方法致力于分析中国刑罚制度与实践。“社会生活是极为复杂的,有许多因素是我们所不了解的,是看不见的,却影响着社会的运转。”对于刑罚制度与实践来说,也是如此。李波说:“我们的任务就是找出这些影响刑罚制度运作的因素,无论是看得见的还是看不见的,无论是政治上的还是文化上的,探知其影响刑罚运作的方式、程度以及后果。只有这样才会明白何种刑罚制度与政策更符合社会理想,何种刑罚实践更能满足现实需要。”

作为一名“青椒”,李波没有放松对自己的要求,学校要求每位任课老师每年完成208课时的工作量,李波每年都是超额完成。在课余时间,他总是尽可能答复学生的提问,为他们学习和生活中所遇到的困惑和困难提供咨询和力所能及的帮助。2017年11月18日,应学院“南湖青年刑法沙龙”的邀请,李波在文治楼二楼会议室为大家奉献了一场有关“规范保护目的理论与过失犯的归责限制”的精彩报告。当问及李波有何遗憾时,他说:“因为时间有限,这方面做的多一些,那方面就做得少一些。虽然科研工作取得了一定的进展,但我还是期待有机会弥补两个遗憾:不能陪女儿多玩耍是我的一个憾事,不能多与同学们交流,不能为他们提供更多的帮助是另一个憾事。在将来的生活中,我会尽力平衡好这几个方面,争取既能保证学术产出,又能跟同学们多交流沟通,能多陪陪女儿。他们都是我最重要的人。”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