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文澜新闻网!今天是

舒辉波:以梦为马,飒踏天下

来源:文澜新闻与新媒体中心发布时间:2017-09-27编辑:吴世杰打印 投稿 字体:

新闻网讯(记者 余向阳 学生记者 王莹 汪弘量 方涵 刘慧敏 何相颖 瞿志文) 请相信,这个世界上真的有人过着你想要的生活,以梦为马,随处可栖。

恰如今天的主人公——舒辉波。

这是一个沉默,低调,内敛的人。

这是一个温柔,稚气,眼睛里有光的人。


舒辉波,男,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新闻与文化传播学院中文系教师,副教授。9月22日,第十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颁奖典礼在中国现代文学馆举行。由舒辉波创作的关注家庭处于困境的少年自强不息的报告文学《梦想是生命里的光》荣获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


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是中国作协设立的四个国家级奖项之一,和茅盾文学奖,鲁迅文学奖,少数民族骏马奖平级,是专门为儿童文学创作者设立的奖项,每隔四年评选一次,本届共有近五百部作品参评,最终获奖的是十八部。《梦想是生命里的光》是唯一一部获奖的报告文学。


颁奖典礼


除此之外,他还曾获得CJ国际儿童电视节最佳故事片大奖,《儿童文学》第五届、第八届擂台赛金奖,冰心儿童文学奖,第二十五届陈伯吹儿童文学奖,武汉市政府首届文艺奖,第二届《儿童文学》全国“十大金作家”等荣誉。无数成就傍身,他坚持用淡淡忧伤和悲悯的文字,细细地描摹着苦难生活中人性的温暖和光芒,像一曲真挚的歌谣,回荡在灵魂之上。


家教、小贩、龙套、编剧、导演,再到大学老师。一路走来,他带着热情与希望一直向前,变换的是身份,不变的是赤子的心。“我想写一些更开阔更有气象的东西,让我们的孩子知道,生活的这个世界多么大,我是多么的渺小,心中生出一丝谦卑来。”他说,他要去构建自己的理想大厦,从不迎合,而是引领,让孩子们知道什么是文学体验和想象,什么是苦难,什么是大爱,在轻飘飘的当下,他能沉下去,去做他的梦。


获奖证书


一粒有生命的种子


跨越了十年的追踪采访,镌刻了一群孩子的人生困境、迷茫与涅槃,见证了他们刻骨铭心的奋斗历程。一个个真实的故事,一次次带泪的飞翔,都在舒辉波《梦想是生命里的光》这本书中变得栩栩如生。该书荣获第十届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这也是唯一一部获奖的纪实类作品。


书中记录了一群特殊孩子10年的成长经历,这些孩子或家境贫寒,或身患疾病,或遭遇其他人生变故,但他们都没有退缩放弃,而是紧紧扼住了命运的咽喉,从不屈服。那些花儿,在寒风中,攥紧拳头,倔强地梦着春天。

梦想是生命里的光


《梦想是生命里的光》创作和舒辉波的工作经历有关,从2003年到2007年,舒辉波大概采访了三四百个留守儿童。由于见证了这些孩子曾经苦难的生活经历,而自己又无法改变他们的人生,当编辑梁燕第一次提出创作这本书的建议时,他选择了拒绝。“当你做这种事情的时候你会陷入抑郁,有一种抑郁症,是这种情景会传染给你的,我偏头痛就是那时候开始的。”直到2015年,不愿意放弃选题的梁燕与心态日趋平和的舒辉波达成了一致,“我还有一支笔,我来写吧。”于是,舒辉波踏上了寻觅这些孩子们的旅程。


第一个找到的是个女孩。当年去采访的时候,女孩的舅舅、妈妈都得了肝癌,爸爸也因为这个原因离开了她们。女孩读初中的时候她的妈妈去世了,她便一直寄居在长江边上的外婆家。那时女孩感觉被世界抛弃了,每天坐在长江边上,还写好了遗书想要投江。七十多岁的外婆发现之后为了防止女孩投江,就每天送她上学。2015年左右舒辉波重新找到女孩时她已经工作了,在跟舒辉波讲这些故事的时候她还是会稀里哗啦地哭,她说这么多年从来没跟别人讲起妈妈,这至今都还是她的泪点。这本书的第一篇《妈妈至今仍是我的泪点》就是这个女孩的故事。


舒辉波表示那些孩子们没办法全部找到。有的找到了但是不愿意接受采访,还有很多孩子的故事也比较平淡。他表示,写书过程中有很多很多的曲折,但这本身也是书的一部分。这种寻找和遇见、寻找和不见其实也是挺有意思的。


采访过后,舒辉波发现每个故事背后都蕴藏着很多,它们往往让人感叹。他的故事里时间的跨越非常大,读者可以从这些故事中看见时代的变化和人的命运。这种纪实性的作品内容更加丰富,它的力量也会更加强大。


2003年,刚开始写作时,在一间出租屋


一个珍藏的童话世界


跑过龙套、做过记者、当过导演,年轻时的舒辉波活跃在各个领域,但文学创作是他一直都在坚持的初心。他大学时期开始文学写作,在校时已经是‘榕树下’网站的签约作家,后来去到电视台工作也正是因为有写作方面的特长和爱好。在写电视剧本的时候第一次接触儿童文学这个领域,后来一边学习,一边创作,在《儿童文学》、《少年文艺》等期刊上发表了一些作品之后,舒辉波便下定决心专门从事儿童文学创作。


曾经做电视导演和记者的经历让他了解到,世界上有那么多种不一样的人生、不一样的成长过程,所以他不论写什么样的题材,都愿意做实地的采访和考察。在写以抗日战争时期为背景的童话集《剪刀石头布》时,他看了很多资料,跑了很多地方,还去博物馆里研究老照片。在这样细致的调查研究中,当时人们的生活环境、生活方式终于被一点一点还原。


对他而言,每部作品都是他对这个世界、对人生、对人性的看法的表达。《地下河》写了人和环境的一种对话,《鲸骨花园》写了大海,写了生和死的尊严。他接下来想写的是一本叫做《爱上哈雷彗星的少年》的童话,“这个宇宙多大呀,我就想写这样的东西。”他想让孩子看到一些更有气象、更开阔的东西,希望孩子们读完书后,能意识到宇宙的浩大和自身的渺小,能产生谦卑的心态,能把自己摆在正确的位置。


2014年在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颁奖仪式


美国诗人惠特曼写过一首诗:“一个孩子向前走,当他看到花儿,他就成为花的一部分,当他看到杂草,他就成为杂草的一部分。”舒辉波认为,孩子是缺乏辨别能力的,一个孩子如果一开始看的是太浅太薄的东西,也就很可能变成一个浅薄的人。在他看来,儿童文学不应该仅仅是小猫小狗、小仙女、魔法棒那么简单,它可以更开阔,更宏大。


谈及当今中国儿童文学创作的一些问题,舒辉波很是感慨。在他看来,最大的问题还是浮躁、“闭门造车”。太多的模仿和想当然,都会使作品无法达到更高的水准。“我觉得好的作品一定是艺术的,但也一定是科学的,它要遵守这些常识。当然也需要想象,但想象不等于满口胡言。”


一群人才可以走的很远


一个人漂泊久了,总需要有这么一个地方来停靠。对于舒辉波来说,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正是这样一个地方。“我对我们的学校有很深的感情,对我来说,学校就像一个港湾一样,它给了我一个机会让我安静下来,然后来重新审视我自己,重新整理我自己,最后重新出发。”舒辉波说道。曾经也梦想成为记者,用心去接触、了解这个世界,在有了一定的生活积累之后,他想要回到学校,在继续学习的同时把他对人生、对世界的一些看法分享给同学们。


舒辉波坦言他现在只想做好两件事情,一是教学,二是写作。为了能全身心的投入到这两样活动中,面对许多编剧高昂的稿费邀请,他都断然选择了拒绝。他说到:“做任何一件事情,既然做了,我就一定会把它做好,这样做了之后是一定不会吃亏的,一定会获得比别人更多的东西。”这也是舒辉波想要分享给同学们的自己最大的人生经验。


在舒辉波的课堂上,会经常看到法学、会计学等专业的同学的身影。即使这门课对他们来说是没有学分的,可他们还是选择了坐在这个课堂里,聆听老师的淳淳教诲。对于舒辉波来说,最感动的事情莫过于自己花几天时间用心备课,在讲完之后教室里自发响起的掌声,“每次这个时候我都非常的感动,或许对他们来说这只是一点支持和肯定,但是却给予了我很大前行的力量。”


舒辉波在接受采访


为了发挥舒辉波的特长和优势,优化教师队伍,促进和提升人才培养质量。新闻与文化传播学院在修订人才培养方案时强化了创意写作人才培养的相关课程,成立了由舒辉波担任主任的儿童文学创作与研究中心。借助这个中心,舒辉波不仅能和同事一起展开教学还能够一起创作,也为那些喜欢创作的学生们提供了一个平台,为学院和学校培养了写作人才、增添了人文气息。舒辉波强调到:“一个人可以走的很快,一群人才可以走的很远。”这样一群热爱文学的人汇集在一起,也终将打造出属于他们自己的天地。


新闻与文化传播学院院长胡德才教授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作家和教师都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舒辉波老师是一位很有才华、非常勤奋、特别富有人文情怀、且具有巨大发展潜力的青年作家。他创作出版的《梦想是生命里的光》《地下河》等多部文学作品,先后被评为全国儿童文学十大金作家,连续获得陈伯吹国际儿童文学奖和全国优秀儿童文学奖,已成为在全国具有较大影响的儿童文学作家,为学院和学校争得了荣誉。”


舒辉波选择了来到中南财经政法大学这所人文气息浓厚的文科高校,扎根在新闻与文化传播学院这片文学艺术的沃土上,坚持创作与教学并重,理论与实践结合,将有利于我校人才培养质量的提升,他个人的文学事业也一定会有更大的发展,为学院和学校赢得更多的荣誉。


舒辉波


舒辉波说:“我写作儿童文学也有十年了,最初阅读到我作品的孩子们,现在好多都成了我的学生。我在学校开有一门儿童文学的通识课,这个学期一个来自会计学院的同学把他们班级群里的聊天记录截图之后通过新浪微博发给我,原来他们小时候好多人都在《儿童文学》杂志上读到过我写的一篇小说《剪刀石头布》,后来,也因为这次讨论,他们班好多同学补选了我开的这门通识课。这个同学费了周折,搜索到我的微博,然后截图给我,再被我读到——没有沾沾自喜,而是从心底涌起一种暖暖的幸福与欣慰,甚至特别感谢当初自己写作时的认真、努力,同时也更加深刻地意识到作为儿童文学写作者的责任。这里所说的责任包括两个方面,一个是作为儿童文学作家,要对读者——尤其他们大部分都是未成年人——负责,另外一个方面,一个写作者,更要对自己负责。真正优秀的儿童文学作品不是儿童生活的简单堆积,亦非对小读者的一味取悦,而应在看似清浅的文本中蕴藉深邃的人生哲理和坚执的生活态度。我们要阅读、学习、写作,更要“知行合一”,把自己放在一个更长的时间段里,放在一个更宽广的空间里,来考察自己,以全世界最优秀的作品标准要求自己,拓宽艺术视野,提升创作修养和人文情怀,才能走得更远。”


舒辉波似乎一直以来都是勇往无前的,有什么梦想就大胆地去执行,列上工作日程表直到完成。“你去向前走就好了”,好像前面全是坦途,没有障碍。但其实想要实现一个梦想,总要经历太多困难,所以他也说:“没有意志的人是绝对不行的。但不管经历什么‘我会一直写下去啊’。”说这话的时候他在笑,眼睛里是兴奋的光,语气中没有半点犹豫迟疑。去看,去问,去听,去发现,去学习,去感觉,去欢笑,去流泪。和孩子们共悲欣,同成长。也许,这就是儿童文学最重要的价值所在。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