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文澜新闻网!今天是

图书馆,与你的一场邂逅

来源:文澜新闻网发布时间:2016-04-30编辑:余向阳打印 投稿 字体:

新闻网讯(学生记者 梁艺雯 位树理 姜春霞 聂梦真 谢佳丽) 岩井俊二的《情书》中,藤井树和藤井树,他和她有一样的名字。校图书馆里,他是一脸沉默靠在白色窗帘边看书的男孩,她是写字台前额头上刘海被吹拂的女孩。藤井树借遍了图书馆里那些没人会读的书,只为了一次次写下和她相同的名字。她回到图书馆,翻开普鲁斯特的《追忆似水年华》——那本他请求她归还的那本书,发现图书卡背后,是他的签名,和中学年代自己的画像。


我们总是期待着能在图书馆中有一场美丽的邂逅,而我们与图书馆,本身就是最美的相遇。图书馆,关于青春与爱的盛宴。岁月悄无声息,漫过图书馆的容颜,之于我们,岁月染浓了对图书馆的眷恋。多年后的图书馆,若与你重逢,你好吗?


初见·我与图书馆的秘密

喜欢在静谧的清晨,泡上热乎乎的花茶,找一个靠窗的位置,翻开笔记本,看签字笔的影子在桌子上跳跃,开始新一天与图书馆的约会……


喜欢在慵懒的午后,在密密麻麻的书架中翻出喜欢的那一本小说,看着午后阳光在泛黄的书页上铺散,空气中弥漫的是尘封的书香味儿,困了就在暖暖的阳光中小憩一会儿……


喜欢在月凉如水的晚上,约上好朋友去图书馆写作业,写乏了就在草稿纸上画一只很萌的小猪,在小猪的旁边写上好朋友的名字,戳一下她,然后相视而笑……


南湖校区逸夫图书馆


图书馆大概是从小学时代走进了我们的生命,至此,不曾离开。还记得小学读的童话故事和经典文学,初中读的四大名著和科幻小说,高中读过的散文杂记和名人传记……每一次踏进图书馆,就好像是开启一段新的旅程,总能发现一个新的自己。


实际上我以前很少去图书馆,现在准备司考和考研就经常来图书馆为考试做准备。所以关于图书馆的记忆,应该是这段艰难的备考岁月吧。”法学1310班王斌如是说。


会计学院的陈同学说:“去年4月份的一个下雨天,有点冷,我和男朋友一起去图书馆自习,那天没睡午觉,看着看着书我就趴在桌子上睡着了,醒来发现我身上披着他的衣服。现在想起来还是觉得暖暖的。”


谈到图书馆,法学院的吕廷基表示:图书馆代表着我对大学的很大一部分憧憬,现在的感觉可以用一句歌词来形容:偶尔还是会想起你。我觉得初心对大部分人都一样,难以忘怀。现在去得少了,但是依然是憧憬里面的东西,或者是初印象不会轻易忘怀吧。我快毕业了,要离开学校的图书馆了,想想还是有点感伤。


来自刑事司法学院侦查1501的唐同学说:“那是晚秋的下午,我在图书馆二楼杂志阅览室拿了一本格言看。可能是那天天气蛮好吧,我看着看着坐在沙发上睡着了。待我醒来的时候,太阳正在下山,西苑的鼎沸人声在耳边若隐若现。当时的我睡眼惺忪,在朦胧中看着这世界,感觉这样真好。”


相知·图书馆的前世今生

透过图书馆的玻璃窗,总能看到窗外三月樱花树下一地粉红,听见夏夜清脆的蝉鸣,窥见深秋树上的一片橙红,伸手握住冬季飘洒的雪花。春去秋来,斗转星移,中南大的图书馆见证着数十载岁月变迁,目送着一代又一代学子离去归来,静静地,散发着愈加浓厚的历史气息,像是装满故事的一座城,等待万千学子的寻觅聆听。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图书馆的前身是中原大学图书馆。1953年全国院系调整时,在中原大学图书馆的基础上,集中了当时中山大学、湖南大学等高校的财经、政法类图书,分别成立了中南财经学院图书馆和中南政法学院图书馆。之后,学校几经变迁,于20005月,由原中南财经大学和中南政法学院合并组建中南财经政法大学,今天的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图书馆也最终成型。


如今,中南大图书馆现有南湖校区逸夫图书馆、首义校区图书馆和南湖校区老图书馆三座馆舍。建筑总面积约4.8万平方米,拥有阅览座位约5300席。截止201412月底,馆藏纸本文献325万多册。 以财经、政法和管理类文献为主,覆盖人文、社科及部分工科专业。文献总量在财经及政法类院校位居第一,为研究级收藏单位。


综合阅览室


2005年开始学校图书馆实行大开放、大流通,通借通换的开放模式,每周开放时间超过90多个小时,顺应了国内高校图书馆开放模式的改革趋势,为读者带来了最大程度的方便。近年来,学校对图书资源建设的投资力度有很大的提高,图书馆纸质和电子资源的数量都在稳步增长,特别是电子资源的增长幅度很大,在全国同类学校以及武汉市的同类学校里,表现很突出。最近图书馆利用教育部改善办学条件的项目,启动改善图书馆网内的局域网以及图书馆中心机房的重新改造装修工作,期望对数字图书馆的支撑和服务作用得到进一步的加强。图书馆自动化借还书系统也进行了升级,提高了系统运行的效率和读者体验。


近年来,由于房屋结构和建筑质量的限制,南湖校区逸夫图书馆陆续出现很多问题,严重影响了图书馆的正常开放。而如今的逸夫图书馆正在维修当中。高馆长表示,图书馆的维修是一个比较复杂的系统工程,尽管图书馆也希望有一个彻底的一揽子的维修方案,但有时候很难做到理想化,希望读者和同学们能够给予理解。据悉,图书馆的玻璃房顶已经完工,而图书馆的维修工程最早可在5月底完成。


图书馆的玻璃屋顶


谈到学校老图书馆,图书馆馆长高利红教授说:“老图书馆一直没有废弃,只是部分场所由学校调整为其他部门来使用,目前还有相当一部分场所正常开放,供同学们自习备考使用,而且都更换了新的桌椅,自习条件有所改善。老图书馆的4-6层仍然是图书馆,现在存放了流通频率不高的三线图书,最近还购置了新的书架,图书馆力求更好地存放和利用这一批图书。”


守候·图书馆的文化盛宴

每年423日是“世界读书日”。在世界读书日前后,图书馆会举行“读书月”系列活动,倡导大家多读书、读好书、快乐读书,帮助同学们培养良好的阅读习惯,提高文化素质及信息素养,并多层次地推广图书馆的资源及服务。我校图书馆第一次举办“读书月”活动是2006年,至今已走过10年;“名师大讲堂”从第一届读书月活动就开始举办;今年“图书漂流”活动已经是第七届;2014年图书馆又推出了“经典影片展播”项目;近两年,图书馆把20142015年的过期期刊择优展出,供同学免费取阅,今年的“过刊寻宝”是图书馆第一次举办免费取阅活动。此外,读书月系列活动还包括:学长荐书、主题征文、大学生讲坛、图书馆读者借阅排行榜及阅读行为调研报告、荣誉读者颁奖、“印象读书馆”摄影大赛、数据库讲座及培训等。


图管会办公室主任章毓霖说:“今年的图书漂流活动超出了我们的预期效果,首义的同学贡献了100多本书,漂流的书籍总数超过600本。”


谈到图书漂流,农业经济管理专业研二的刘琴说:“我内心是喜欢图书漂流这种活动的。因为我对看他人看过的、推荐的书特别感兴趣。而且我觉得书籍只有被分享才有意思,只有当看完一本书,并且与人分享时才算真正阅读了一本书。”


法学院的吕廷基同学评论道:“我觉得图书漂流的本意是一种文化的交流,思想的交融。漂流的不仅仅是一两本书,更是一种读书的人的交流方式。那种不确定谁是下一个人读和你相同的书的感觉让人很期待。”


期待·图书馆在我心中的模样

莎士比亚曾言: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莱特。每一个中南大学子,都有一个心中的图书馆。


关于图书馆的未来发展,学校的十三五规划中计划在五羊广场新建图书馆,现在已经在广泛征集同学们的建议。同时,图书馆也会借鉴国内外高校图书馆的建设经验,努力为同学创造一个更好更完善的图书馆。对于很多同学希望的24小时自习室,由于这需要一个相对分离的空间进行管理,还要进行功能区规划,配置一定的保安保障安全,目前逸夫图书馆没有相关设施可以实现,而新馆的建设使这样的憧憬成为可能。


我们希望新馆不仅是阅读的空间,更是一个凝聚创造力、供同学们休闲娱乐的空间,像在新馆设置游戏区等功能区,让同学在学习的同时还能进行一定的休闲娱乐活动,体验创造的乐趣。”高利红说道。


来自新闻与文化传播学院的陈同学说:“上大学之前告诉自己在大学一定要多看名著。可是后来,我每次想去图书馆找自己喜欢的名著,都找不到。中南大是一所财经政法类院校,学校图书馆的馆藏书籍侧重经法管,而名著类则比较少,我希望图书馆可以多一些文学类书籍,让我们在学习之余,可以阅读放松一下。”


谈到自己心中的图书馆,来自安徽的陈晴晴说:“我希望有通宵自习室,然后图书馆里面插座可以多一点,有专门放包的地方。图书馆里面还可以收藏一些影像资料,这些也是很有意义的东西。”



博尔赫斯说过:如果有天堂,天堂应该是图书馆的模样。


在宁静深邃的夜晚,凭栏倚靠,抬头望向图书馆的玻璃屋顶,仿佛就能仰望星空,那个最接近天堂的地方。


图书馆,有幸得以窥见清晨中第一缕曙光拥你入怀,亦曾目睹夜晚的第一点星光吻你脸庞。愿多年后,想起那记忆中的图书馆,我们不禁感慨:不悔当年太匆匆,幸得瞥见这一抹惊鸿。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