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文澜新闻网!今天是

熊显波:内心坚忍创造奇迹 理想坚定圆梦中南

来源:文澜新闻网发布时间:2014-06-09编辑:畅雅莉打印 投稿 字体:

    新闻网讯(学生记者 李华) 他,出身贫困,父母在外打工,只能自己从小就学着洗衣、做饭、做农活。

 

    他,命运多舛,初中即被确诊为侏儒症患者,从此在他人白眼和嘲笑中饱受煎熬。

 

    他,身残志坚,历经重重困难,终圆梦重点大学,并坚持不要父母陪读。

 

    他,勇于挑战,学业、运动、支教、创业样样精通,只为向人们证明他不是懦夫。

 

    他是熊显波,我校2011级金融学院投资专业的学生,曾经的侏儒症患者。在他与侏儒症如影随形的这么多年里,曾有过伤痛,有过绝望,但更多的,是他向世人展示出的坚强和执着。

 

 

造化弄人,求学路上历经苦难

 

    初中分班时,熊显波成绩全班第一,但当时分班排队的时候,老师却很诧异,“你是不是找错了位置”,因为那时他只有1.1m,和同龄人相比完全像个小孩。

 

    那是他生命中最艰难的日子,他身边的初中同学素质参差不齐,课间的时候,走廊老有一排同学站在那里,而他只要经过便被会“注视”,并被一些同学打趣玩笑。最让他曾痛苦的是,还有人喜欢把他推倒,然后看着他在地上翻滚挣扎,进而取笑捉弄他。

 

    在很长的一段日子里,熊显波只能在异样的眼光和嘲笑面前不知所措,也不能向爸妈倾诉,只能压抑这份感情,害怕说了只会徒增他们的烦恼,也不能改变什么。

 

    也许是身体上的残疾,让熊显波有了一颗强大的内心。从小他一直成绩优异,2010那高考,由于过去紧张,他与重点大学擦肩而过。但第二年,他就成功卷土重来,以577分(文科)梦圆中南财经政法大学。

 

   “那时读书很苦,那会住学校,没有食堂,只能从家里带米,带干粮和晒干的干菜。蔬菜不能蒸,只能带干菜,经常只能吃一种菜。”回忆起曾经求学路上的一路艰辛,熊显波感慨道。

 

敢为人先,大学生涯独闯天下

 

    刚上大学那会,学校领导曾担心他的生活能力和意志力,希望他父母来学校陪读,但被他毅然拒绝。

 

    “这么多年来我已经习惯了生活自理,大学以来,我都是一个人来往协和医院,坐诊的专家都很惊讶我一个侏儒症患者居然能有这么强的生活自理能力”,熊显波告诉记者,虽然是侏儒症患者,但他自己却坚信自己能像正常人一样出色,他喜欢挑战那些别人觉得他不可能做到的事,比如他曾经一人去谈过出版书籍、一个人去做过兼职、也曾骑车环绕过整个武汉。

 

    其实才到大学那会,面对这个曾经“陌生”的世界,再加过去因身高遭受的那些歧视,熊显波还有些惴惴不安。但后来,他渐渐觉得要改变自己,要对身边的人敞开心怀,去尝试接触这个温热的世界。于是,他开始了支教和创业的生涯。

 

    “第一次去支教的时候比较忐忑,因为从来没有接触过 ,害怕讲不好。但后来我发现,其实我的不足之处也恰恰是我最有优势的地方 ,因为人们很容易第一眼就记住我,所以我朋友现在特别多。”如今回忆去才开始支教那会,熊显波已经显得非常有自信。

 

    从支教开始,熊显波真正的大学生涯才算正式开始,创业销售起文化衫、明信片、电话卡,月饼等。还“玩”起了最新潮的电商平台,和团队一起商家谈判,他主要负责宣传设计,商业计划书起草。

 

   “以前因为侏儒症饱受嘲笑的原因,曾一度想与外界隔开,以为这样才能保护好自己。但后来我发现这反而是一种伤害。在成长的过程中,要敞开心扉与人交往,对人和善,这样欺负我的人会更少,保护我的人会更多。”还让他慢慢开始有了对生活全新的认识。

 

云开见月,用执着赢来医学奇迹

 

    来到了一直心仪的重点大学,熊显波他在学业上依旧出色,拿过奖学金,大二时就通过了证劵从业资格考试四门科目。而且还在学校里参加了诸多实践活动,获得过“暑期社会实践先进个人称号”,也参与过获校级重点立项的创业科技项目。但在荣誉方面一如既往的出色有时并不能掩盖他因为身高矮小而背负的巨大心理压力,他一直渴望着,能有那么一个机会,让他能回到和正常人一样的生活之中。

 

    也许是他求学路上的这一路艰辛和执着让老天爷也被感动了,那个机会还真来了。

 

    在2011年10月,熊显波意外遭遇一次足疾。那两个月里,一走路他脚就会疼痛难忍,上下楼梯都很困难。后来实在疼到忍受不了,他就去医院进行了一番检查。没想到一检查,医生竟然发现他还有长高的可能。但这样喜出望外的结果并没让熊显波他高兴多久,因为治疗需要一大笔费用,父母为此四处奔波,找人筹款,忙白了头发。

 

   “我一直对这很愧疚,也曾多次劝父母放弃高昂的治疗”,熊显波告诉记者,但父母希望他将来能挺直腰板去面对社会,所以坚持要治,他也一直在做些兼职,来补贴治疗费用。但每个月的注射药剂的花费就要5000左右。父母在广东打工,两个人的工资也才6000、7000元,家里还有两个在读大学的弟弟。药物一旦断了,就有可能会复发。但因为经济困难,熊显波用药过程中断过好几次。

 

    为了节省治疗费用,熊显波选择了在寝室自己注射生长激素。

 

    药物得恒温下保持2~8度保持,天气太热或者太冷效果不太好,为了保存药物,他只能将其放在楼管阿姨家冰箱里冷藏。

 

    “皮下注射,有的时候会扎到静脉,手颤抖,特别是冬天,冬天皮比较硬。需要花很长时间扎。最开始的时候看都不敢看别人打针。第一次给自己扎针,打腿针,针头对着自己的肉完全不敢下手,花了很长时间,但是因为过了时间药物会失效,所以一咬牙就扎进去了。”对熊显波而言,每一次注射生长激素过程,都极其痛快难熬。

 

    虽然在开始治疗时,熊显波已经20岁,远远超过了侏儒症最佳的治疗年龄。但哪怕有一线希望,他也不愿意放弃。终于,经过一段时间治疗,如今的他,身高由1米27长到了1米57,基本回到了正常人的身高。

 

    “曾有个同学眼睛需要手术,进手术室之前,给我打电话,然后我告诉他,你看我原来都不相信奇迹,现在却创造了奇迹。你要相信现代科技的力量。我希望我自己身上所表现出来的正能量能去影响到身边的人,让他们更有信心去面对那些生活中的困难。”采访的最后,熊显波笑着说道。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