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文澜新闻网!今天是

王蕾:在暴风雨里奔跑的“坏”孩子

来源:文澜新闻网发布时间:2014-05-21编辑:余向阳打印 投稿 字体:

 

                          大二,郁金花好香

新闻网讯(学生记者 韦基礼) 她就读于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经济新闻专业,在光明日报社经济部当实习记者的两个月间共计采写稿件16篇,其中12篇为经济社会版头条;在楚天都市报教科文卫部实习期间,采写稿件共计32篇,其中19篇为教科文卫版重要稿件。

她说“新闻是我的起点”。其实,王蕾与新闻的结缘完全是一个意外。

起点:迷茫与挣扎

高中以前的生活出乎意料地顺利。以保送生的身份进入初中,又以保送生的身份进入武钢天才实验班,成绩一直名列前茅。直到一个男生在高三下学期前闯进她的视野,内心与人生一样,开始惊起了波澜。这是一个笑话,不是爱情,她说。

意外。她的高考成绩够不上理想中的大学,她心有不甘,但还是乐观地填了中南财经政法大学的王牌专业。但真正令她不能接受的结果是,作为一个“理科思维强大的典型理科生”最后被新闻专业录取了。

她觉得这是一个玩笑。她最钟情的是生物医学研究,最次也是心理学。

由于专业并非本心,刚进大学又受到周边同学的鼓动,于是冒出一个念头:转专业,注会或注金!

其实王蕾本身转专业的意愿并不强烈,因为她觉得不管怎么转都不可能转到理工科读生物,只是在这个以会计为王牌专业的大学里,“意见气候”一致认为“会计金融好”,但“这个对于我没有直接的吸引力,毕竟我不是很了解”。

王蕾热爱理科,跌进文科专业后,痛苦似乎是注定的。社会学、马克思、新闻学导论……文科的这一套让她头晕目眩,但她只能强打起精神。盲目学习,一度让她“累到低血糖”。

刚进大学,还没有完全从过去的悲伤中跳出来,又被医生确诊患上急性肠胃炎,军训开始后的18天里拉肚子次数超过75次。一边要忍受虚脱的痛苦,一边还要忍痛学习。即使胃痛到脸色苍白她也依然坚持听完微积分课,即使得了严重的感冒,头痛、咳嗽、发冷、无力,心中仍挂念一件事:学习!

国庆假期,当别人沉浸在旅途中时,她说她不想回家,只想疯狂读书。心里很为自己的不懂而着急,眼前却一片迷茫。

一段时间的疯狂过后,她发现自己喜欢上了新闻专业,但转专业的信念还在。她说她不会做没有想清楚意义的事情,所以纠结:我喜欢新闻工作,可是世俗说你应该学会计学金融,我该何去何从呢?这个学校最好的专业不是新闻,我可以学得好吗?有出路么?

“整个大一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感觉。”她坦言自己一直在徘回、沉迷于过去。对于转专业这件事,她只是苦笑道:“当时其实是口号大于实际。”

结果可想而知:转专业失败。

 噩耗:命运会“将军”,她不会被吓住

她鄙视一切以成绩为中心,她只想朝着自己的“热切的理想主义”前进。

“大一成绩稀烂啊,看成绩单要翻到第二面才看得到。”这让她回想起高考之前那段沉迷“所谓爱情”的颓废的日子。转专业失败后依然茫然不知所措。但首要的就是要把专业成绩提上去。于是,她开始了“拼命式”的学习,专业成绩总算有了起色,并且一直保持在专业前几名。

正当她重拾对新闻的信心时,噩耗再次降临:肝脏局灶性结节性增生,必须动手术。

“我热爱生命,相信未来。别小看我,我有巨大的能量来对抗伤害,又怎么对抗不了物理上的疼痛呢!”她躺倒在手术台上,经受了无数次痛苦的折磨。

“我是一个停不下来的人。”王蕾在空间日志《好花不常开,时光荏苒》里这样定义她自己。一旦她安静下来,一个人看着白晃晃的天花板她就想到学习。

她的同学张黎在第二次来医院看她时,带来了她一直念念不忘的书本,并告诉她该如何下笔。这让她欣喜若狂。在病房里,在白床单上,她开始读书,开始写字,开始背单词……周而复始。

“我有一个坚定的信念,我要回去考试,谁挡我都没用。”大病后的她学习激情分毫未减。终于身上的管子被一根根拔去了,她马上投入了考试中。她说她不能做一个每天除了睡觉就是担心考试的人,那样像猪。

手术后的伤口刚刚拆完线不久,她就赶到学校参加考试,尽管已经疼得坐不下,最后甚至连笔都拿不动了。但是她不想休学再读一年。她认为浪费时间。

“不是我有多坚强,只是一盘棋开始了我就必须走下去,没有选择的余地。”她这样描述这段“熬下来”的日子,“命运一定还会将军,但我不会被吓住。”

“拼命奔跑,华丽跌倒。”这是她最喜欢的一句话。

华丽:从跌倒的地方开始

2013年王蕾在第十三届“挑战杯”全国大学生课外学术科技作品竞赛中,由其担任项目主持人的项目获得全国三等奖,湖北省一等奖。

有意思的是,她的项目灵感正是来自术后的修养期。

那时武汉首次被大规模灰霾侵袭,一时谣言四起。在家休养期间,对新媒体的关注已经成了她每天的习惯。很快,“政务微博”的政府机构色彩及其沟通姿态便引起了她的注意。由于专业的敏感性,很容易使她联想到“社会转型期”内政府加强和人民沟通的的种种渠道。9月开学,她便组织了一批同学势要攻克此课题。

之后,便开始了疯狂的网上资料查找收集的工作。他们对四家与灰霾事件具有强相关性的微博平台进行信息搜集,在5 195条评论中选取550条评论进行整理归纳。此外他们还走上街头,对特定群体发放问卷750份,回收有效问卷500份。经过近半个月的数据分析和后期完善,他们的研究补充了相关课题研究领域的空白。

 “即便大二下在意料之外动了一次很大的手术,仍从黑暗中不懈地抓取光明,用最快的速度回归自己规划的充实有序的生活。”这是王蕾今年在“感动校园人物”现场答辩环节的陈述词。

“我是一个热爱尝试、热爱生活的女孩。热爱尝试就注定着会碰壁会伤神,热爱生活则意味着勇气和坚持。生活中的我常常跌倒、被伤害地遍体鳞伤,但两种热爱交织在一起,让我一直走下去。”在答辩的末尾,她的眼光扫过全场的观众,微笑而自信。

放弃:是服从不是屈从

王蕾心底的医学梦始终会时不时浮上心头,她发现她还是那么喜欢临床医学,并始终认为救死扶伤是一件很神圣的事。但她明白,有些事情一旦做过就很难回头。

“在我考完大学最后一门我就开始感到这种悲伤,这种重新审视你的意义的悲伤。” 生物和医疗最终还是错过了,大学期间也曾多次想退学重新高考,但是家人、社会环境等因素给她很大的压力,最终只能选择放弃。

 后来找实习工作时王蕾再次与理想擦肩。当时王蕾的简历同时被西门子医疗部和光明日报录取了,但是考虑到自己毕竟是新闻专业出身,机会难得,她再次选择了放弃。

“我是一个稳妥的人。”当初王蕾选择保研其实也是出于这个原因,她说作为女孩子建立更深厚的知识体系才会更有安全感。

“非常客观而非悲观的说,人有的时候必须服命。这种服不是屈服,而是坦然地接受。话说回来,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什么事情都是出于转化流变之中的,谁说这样对我一定就是不好呢?”王蕾这样审视自己的选择。

王蕾被保送到华中科技大学的资产评估专业读研究生。去年,她在招商信诺人寿保险公司做全职实习。工作和生活依然非常忙碌。早上7点起床,晚上常常加班到8点多。周末都泡在图书馆或文泰楼做老师布置的作业。

现在,终于来到了毕业季。当快门的“咔嚓”声和同学们的欢笑声同时响起,她回想起自己走过的坑坑洼洼,她说她不是标准意义上的好学生,“我的生活并不是稳稳当当,我始终处在混沌中但不断摸索的状态”。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