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文澜新闻网!今天是

天马行空的古远清

来源:人民政协网发布时间:2011-04-26编辑:系统管理员打印 投稿 字体:

    记不起何时认识古远清了,但在某次开会时却是一定的。我与他所有的晤面都是在会议上,而几乎每次,凡是我去参加的全国性或是国际性的学术研讨会,古兄是一定会到的。因为我们都是从中国现代文学研究转到世界华文文学研究领域里来的,共同语言甚多,所以一见如故,每次都有说不完的话题。而古兄又见闻广博,热情爽朗,幽默风趣,故而无论会前会后,都有许多朋友围着他高谈阔论,我也总是欣欣然参与其中,以欣赏古兄机警而善辩的谈锋,也享受旧雨新朋聚会之乐趣。

 

    与古远清相交多年,他的勤奋博学而乐于助人,他的成绩非凡而又低调做人,他为坚持真理而敢于挑战权威等等,都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都使我钦佩不已。而使我印象最深、让我最为佩服的,还是他的逢会必到。新时期以来,学术兴旺,会议繁多,许多学者都参加过一些学术会议,但像古远清那样天马行空,逢会必到,足迹印遍全国各地乃至台、港、澳以及世界各国,凡与世界华文文学相关的各种学术研讨会议,几乎都能看到他的身影,其范围之广,频率之高,令人叹为观止,就不是一般学者所能做到的了。

 

    逢会必到,可见古兄在学术界的知名度。学术研讨会尤其是高层次的研讨会,并非人人都有机会参加的,学者受邀是由于他学术上的成绩和声誉。而像古兄那样,能够持续不断地被在不同时段、不同国别或地区举行的不同主题的学术研讨会所邀请,足见他在学术界的声望之高。事实上,他多年来所出版的《中国当代文学理论批评史》、《台湾当代文学理论批评史》、《香港当代文学批评史》、《台湾当代新诗史》、《香港当代新诗史》、《澳门文学编年史》、《海峡两岸文学关系史》等著作,无不具有独特的开拓性的学术贡献。像这样在多领域雄踞学术高地、硕果累累并锐意创新的学者,深受学界欢迎自非偶然。

 

    逢会必到,可见古兄在中南财大的学术地位。去异地参加学术会议,必须解决的问题,一是经费,二是时间。但就目前大陆学者的实际状况,经费问题单凭本人的工资固难应付,就是要抽出时间外出开会,也是需要单位协调的。面对如此现状,大多数学者不必说无法频频赴会,有时候再重要的会,也只好放弃。但古兄却既有足够的经费,又有充裕的时间,故能毫无顾虑逢会必到,足见中南财大对他的重视和支持。其实,这也是古兄为中南财大作出重要贡献所致。正如原《红旗》杂志副总编说的,“古远清是中南财大的一张名片”,又有多少人能成为这样的“名片”呢?

 

    逢会必到,可见古兄倾力于学术研究的兴致之高。举世滔滔,有多少人愿与清贫寂寞的学术为伍?学海茫茫,又有多少人能坚守阵地,不离不弃?但古兄几十年如一日,始终孜孜矻矻、锲而不舍,放弃了多少正常的休息和娱乐,尝尽了多少常人难以想象的艰难困苦,才得以攀登上如此的学术高峰。他的逢会必到,正是他无限挚爱并沉潜于学术研究的一种表现,也成为清贫寂寞的学术界一道灿烂的风景。

 

    逢会必到,又可见古兄体魄之健康。这些年,我由于身体的原因舍弃了许多外出开会、与古兄会面的机会。但古兄年长于我,已近古稀之龄,却始终能有精力逢会必到,实在令人羡慕不止。无疑地,他之所以能够逢会必到、实至名归地获得如许常人难以企及之成就,强壮的身体便是最根本的基础。然而,岁月如流,人生易老,这毕竟是无可抗拒的自然规律。在古兄迈进七十的人生关口,我衷心希望他在今后的日子里,百倍地爱护好自己的身体,以青春永驻,健康长寿,为世华文学的百花园培育出更多更美丽的花朵。(钦鸿)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