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文澜新闻网!今天是

“支左”,我与湖北大学的缘分

来源:校庆回忆录发布时间:2010-12-06编辑:杨富麟打印 投稿 字体:

□  孙曰崇口述  周苏展 孙云舟整理
 
    1968年7月份,毛主席在北京接见了几批军队团以上干部,武汉军区去了好几个,那时我是炮兵政治部青年处处长,是第一批被接见的军队干部。回来后,部队就派我作为进驻湖北大学的“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指挥长,当年,整个武汉军区进驻了20多所大专院校。
    当时的武汉“钢派”、“新派”两派斗争激烈,湖北大学是“新派”的 “根据地”,“钢派”的根据地在武汉测绘学院。在我接受任务时,听了一些情况介绍,感到学校比较乱,我们面临的任务还是很艰巨的。
    当时我们炮兵派了一个通信连,武昌车辆厂派了400名工人,配了两个工人副指挥长。一共有五、六百人组成了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进驻了湖北大学,工宣队员全部住在三号楼(首义校区文济楼)。
    我们当时到学校去的第一项任务是搞大团结、大联合。文化大革命让学校里的学生和社会上的一些人混在了一起,各个学校同一派别的学生相互串联。我们一到学校首先要稳定局面,要求:凡是湖北大学的学生要马上回到学校里来,把住在校内的外校学生或社会上的人请出去,要他们回自己学校或单位去搞斗批改。这项工作我们做了很长一段时间。
    当时的学校很乱,随便斗人。初去时我们不了解情况,我们就依靠学校的干部。那时的校党委书记是赵抱一,校长是林山。各个职能部门和各个系里的负责人主要有陈立国、吕颖、毛顺来、李连荣、李瑞华、崔之庆、黄洪等,他们也受到了冲击。我们要依靠这些干部首先就要保护这些干部。我们就召集各学生组织负责人开会,对他们说,搞斗批改,你们斗干部可以,但事先必须与工宣队指挥部商量,工宣队也要派人参加。这样我们就保护了一大批干部。
    为了稳定学校局面,我们开始慢慢地做工作:每个系都派了好几个工宣队员,逐个找老师、找学生谈话做工作,校内的一些干部也配合我们。局面渐渐地稳定下来,当中虽出现过几次反复,但有那么多的工宣队员和一大批希望稳定的师生的支持,我们也都挺过去了。
    局面稳定之后,我们就开始分配学生,凡进大学满了四年的学生都分配了出去,一部分去各单位,一部分去军垦农场。68年底开始,逐步分配完。钱运录当时也是湖北大学的学生。
    这一阶段的任务完成后,我们就开始了第二阶段的工作:组织湖北大学的教工和一部分没有毕业的学生到漳河去搞斗批改。学校教职工中年老体弱者留在学校,工宣队除了留下几个老工人在学校管理外也都去了。
    一到漳河,我们就开始了整党教育。漳河那里空气好,生活也好,很多教职工的心情也都好了起来。赵抱一同志在当地工作过,人头很熟,荆门县的县委书记和县长都曾是他的下级,对我们很照顾。我们把一些年轻力壮的老师组织起来,成立了一支捕渔队,地方上借给我们船和渔网,就在漳河水库捕鱼,用来改善大家的生活。
    1970年10月,斗批改结束,我们回到学校后的工作就是解散湖北大学。
    当年,湖北省文教战线指挥部召集会议,指挥长是高级步校训练部长王德平。会议在文教局召开,那时省文教局负责人是单一介和孔一。会上宣布:省里决定,撤销湖北大学;撤销位于湖北大学内的外专,没有讲任何原因。这个会是我去参加的,我当时就问了一句:“国家要建设,经济要发展,财经院校要撤销这怎么说呢?”回复是“撤销就完了,哪有那么多道理讲,我们也不知道。”
    回来后,我们研究了半天,我坚持不由我来向师生们宣布这个决定,最后是刘育英副指挥长宣布的。消息也是一步步地传达,先是在干部中宣布,要靠他们做工作呀,因为省里只讲撤销不讲原因,连红头文件都没有,大家对此都是议论纷纷,一时人心浮动。我们虽不是搞教育的,但看到这么一所具有革命历史、有着那么一支整齐的教师队伍的大学是如此下场,都感到可惜。
    学校撤销后,一部分教职工自找门路,调到了其他单位,一部分到沙洋五七干校,另一部分到湖北京山县插队,只有少部分人留在学校等待着命运的安排。学校撤销了,学校的财产怎么办?我们当时提出:“工宣队、军宣队、任何人都不准拿学校的一针一线!”我们就把学校的各项物品都存放进了仓库里,保管好。省里把学校的一号楼、三号楼、四号楼、五号楼划给了湖北日报,他们还想要校西区。当时校西区还住着一些学校的家属呐,这里占用了要人家住哪儿去?我要求他们按政策办,为此我还专门去找了马兆昆主任(武汉军区政治部副主任,文革期间是湖北省革委会教育组组长)。最后要我签字时,我坚决不签,是赵抱一书记签的字。由于我们安排到位,学校的桌椅板凳、房屋(除上级规定划给湖北日报、省歌舞团的以外)都保护的很好。
    这个时候,上级仍不让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撤回,文教战线指挥部要我们暂时不要动,继续留在学校,这样我们一直到了1972年。这时,上面又传来了要恢复学校的消息,我就到省里去打听,省里说,可能,但是要缩小规模。于是我们就和留在学校的一些老师崔之庆、黄洪、李瑞华等开始筹备并组织起了教育小分队到各专县进行调研,了解社会需要什么样的人才,确定缩小规模后的学校专业课程设置,后来成立的是“湖北财经专科学校”。我到省里去问,湖北财经专科学校算一个什么性质的学校?省里说降格了。我说降什么格呢,恢复多好。省里说要你怎么搞就怎么搞!因此就只恢复了财经类专业的招生,而政法专业就没有恢复。当时恢复哪些专业、课程如何设置、人才怎么培养等等工作,赵抱一、李瑞华他们都提出过很多很好的建议。
    恢复成立湖北财专后,省里把张赤侠同志调来当学校的党委书记,我们一起把学校的领导班子建立起来,并把下放到干校和农村去的教师们招集归队,挑选了40位优秀毕业生留校,作为新生力量充实到教师队伍中来。 1972年,学校招收了首批工农兵学员,开学以后,我们就全部撤出了学校。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