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文澜新闻网!今天是

怀念梁维直院长

来源:校庆回忆录发布时间:2010-12-06编辑:杨富麟打印 投稿 字体:

王时杰
    1949年6月24日,我与谢光清、胡荣珍、宋子如、赵源、彭崇熙、涂葆林、彭明朗,胡代江等人,根据潘梓年副校长的指示,从武大来到中原大学。学习党的基本知识和政策后,我和赵源等6人留校任教员。加上其他大学学经济的毕业生12人,共18人到财经学院报到。院长梁维直接见我们,他说韩信有3000子弟兵,他只有我们18个子弟兵。希望我们边教边学当好人民教师,为党的教育事业作出应有的贡献。同时,他拿出一瓶酒,说是一个朋友从苏联回来送给他的"伏特加"酒,他用小酒杯给我们一人一小杯,作为见面礼。
    不几天,维直院长自己出题(包括文史哲经)笔试我们18人,结果最高的89分是涂葆林,我第二名88分,三位不及格,最低是40分。分教研组后大家开始学习马列主义有关知识,我喜欢政治经济学要求到理论组,得到他的首肯。不久他到汉口为团以上干部讲授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要我随行为他做记录。吃饭时两个军级干部作陪,我第一次见到解放军的高级干部,自然不敢大吃。但他们却为我夹菜,再三要我不客气。他们官兵一家,平易近人,谈笑风生,给我留下了十分美好的印象。
    不久,维直院长要我将他的讲授记录加以整理,他要出书(不久在上海春明出版社出版了)。我整理后,维直院长找我谈话,指出十来处问我,他不是那样讲的。我说那是我觉得有些不清楚,作了一些修改和补充。维直院长说:小王,你的想法虽是好意,但不能随便改我的内容,至少应与我商量。你学习马列主义政治经济学没多久,应当谦虚一点嘛。你的个人英雄主义加上自由主义,要坚决改掉,不然会犯错误的。维直院长语重心长的教导,使我至今难忘。以后在我的一生中,这两个主义多次使我碰得头破虽未血流。但是不久以后,他与我谈了两次,要我作他的秘书。我说我原来是想作战地记者,以歌颂英雄为业,留校后才习惯读书教书,希望让我还是作个教师吧!维直院长笑了,说那就当个好教师吧!
    三反五反时,大字报上突然说维直院长是叛徒。院长职务停了,调到食堂管账。有一次我和研究处秘书牛永年同志去看他,维直院长感到很高兴,说什么他过去是领导,但关心大家不够,现在我成了阶下囚,你们却来关心我了。维直院长说在抗日战争时,他被日军俘虏过,日本鬼子用烧红的铁烙他的背。他没有出卖组织,此事组织上早已查清并为他作了不是叛徒的结论。我们说你经得起考验不简单。
维直院长上过北大,但未毕业就调出去工作了。后来他又调到了北京。有一次我在人民日报上看到他写的一篇文章,署名国家计委处长梁维直。后来得知他又调到中南局在广州工作。但文革开始后因所谓叛徒问题又被打倒了,后来又调来华中农学院当副院长。我的老院长的处境究竟如何,我当然也希望知道。一天我高中同学彭殿琪夫妇来访,夫人余荣凤说她有一个表哥是北大地下党的干部,现在已是一个大共产党,据说在武汉工作,但不知何处?我问他叫什么名字,她说叫梁维直。我立即告诉她,他是我的老领导,现在华农任副院长。
    次日,她即去华农找到他。见面后她却说我的表哥是矮胖子,你又高又大,不是梁维直。梁院长说:你要找的亲表哥在汉口车站路,但已去世几年了。我是他的堂弟,也应是你的表兄。他是真梁维直,我是假梁维直。因为我在高中时领导闹学潮被开除了,考北大是用堂兄梁维直的名字考上的,从此梁维直就是我了。他问余元凤,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余说是王时杰告诉他的。他说我记得他,武大毕业的四川小个子。他又从箱子中找出当时的照片,指着我说他原希望小王作他的秘书,但他想教书。他告诉余元凤他未叛变,他只承认他打战救人有功,才吸收入党不久,什么事都不知道。此事党组织早作了结论。他还说现在李尔重、王任重相继解放出来了,他们都可证明。事隔不久,梁维直院长在湖中游泳时,突发心肌梗死而不幸去世了。
    维直院长的大女儿梁小萍,在新疆时嫁了个华侨子弟,据说梁院长不同意,认为海外关系复杂。听说梁小萍现居住在香港。儿子小川考武大研究生时曾来我校请教张天佐教务长,张天佐要他来找我。说我是他爸爸的老部下,现在正从事研究生的教学工作。小川来找到我,请我指导,我的老领导的儿子来找我,我感到非常高兴,和梁院长在一起工作时,他对我的培养和信任,往事历历在目。小川小时候我们带着他玩,曾几何时,他就要读研究生了。想到如果维直院长还在,他是多么高兴啊!我支持他报考武大国际政治专业,他的成绩很好,毕业后去深圳工作了。次子伯约在北京工作。他们来我家时,我详细地告诉了他们我知道的维直院长的情况,维直院长能写、能讲、能著书立说,他的工作能力很强,他经受了严格的考查而不灰心,他对干部、学生的关怀和教育令人难忘,特别是对我的培养、关心和信往,使我直今不忘。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