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文澜新闻网!今天是

黄宏伟等:新冠肺炎疫情背景下推进我省农民工就业的建议

来源:新闻网发布时间:2020-04-27编辑:刘莉萍打印 投稿 字体:

【科研战“疫”(七十四)】


核心观点:受疫情冲击,我省农民工就业受到较大影响,面临岗位稳定性差、就业机会少;防疫管控严、返工返岗难;劳动权益受侵害、维权难度大等就业问题。对此,建议我省深入推进“减负稳岗扩就业”行动;全面扫清农民工返岗就业障碍;稳步落实农民工劳动权益保障。



本次疫情对我省农民工就业影响程度深、范围广。为稳定农民工就业,中央相继出台《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强化稳就业举措的实施意见》、《扩大返乡留乡农民工就地就近就业规模实施方案》。我省作为疫情重灾区和农民工输出大省,农民工群体在就业稳定性和劳动权益保障等方面受到较大冲击,必须切实做好农民工就业帮扶,避免大范围长期失业。

一、新冠肺炎疫情对我省农民工就业的挑战

(一)岗位稳定性差,就业机会少

1.人力资本低,失业风险大。农民工多从事简单重复、可替代性强的体力劳动。一方面,当用人单位面临经营困境,农民工将被优先裁员;另一方面,我省疫情解除晚,农民工无法按时返岗,用人单位为尽快复工复产,可能寻求外省劳动力替代,我省农民工失业风险大。

2.用工规模缩减,再就业难度大。制造业、建筑业和低端服务业等劳动密集型行业是吸纳农民工就业的主阵地。受疫情影响,此类行业产品和服务的消费需求急速下降,用人单位经营困难,劳动力需求减少,失业农民工再就业愈加困难。

(二)防疫管控严,返工返岗难

一是各地健康码并未全面互认,境外输入性病例和无症状感染者的出现加大了健康核查难度;二是省内外客运能力尚未完全恢复,部分无自驾条件的农民工流动仍受交通阻碍;三是各地返岗放行条件不统一、返岗申报材料与程序不明确。部分地区要求湖北籍劳动者自费进行隔离和核酸检测,增加了外出务工农民工经济负担;四是潜在的地域歧视加剧了我省农民工跨区域流动的心理负担。

(三)劳动权益受侵害,维权难度大

零工经济下,农民工群体多以兼职、派遣、小时工等非标准用工方式进入劳动力市场,与用人单位、劳务派遣机构形成的劳动关系灵活性强,可能增加农民工在欠薪、裁员、就业歧视等方面受侵害的概率,加之农民工普遍法律意识淡薄,难以运用法律手段、借助合法渠道维护自身权益,可能进一步加剧劳资矛盾。

二、推进我省农民工就业的建议

(一)深入推进“减负稳岗扩就业”行动

1.加大重点行业(企业)帮扶力度。针对我省疫情防控、公共事业运行、群众生活必需等涉及国计民生的重点企业,通过协助返岗、本地挖潜、余缺调剂、定向招聘、跨区域组织劳务输出、劳务协作等方式,最大限度地满足重点行业(企业)阶段性用工需求。落实减税降费政策,扩大中小微企业政策受益面。打通融资渠道,提高财政补贴和专项贷款额度,降低融资成本。对疫情期间裁员比率低、积极吸纳农民工就业的企业加大政策优惠力度。

2.支持就地就近就业、创业。大力抓好农业生产,积极引导返乡农民工就地开展春耕备耕,为待业在家农民工及困难群众发放种子、化肥等生产资料;依托乡村振兴战略,加强小城镇经济建设,加大对乡镇企业、农村集体企业扶持力度;大力发展加工流通、休闲旅游、健康养生、农事体验、电子商务、直播直销等新产业新业态,吸纳农民工就业、创业;鼓励乡镇、街道行政部门、地方企业增设保洁、保安、消杀等公益性岗位,分担就业压力;简化农民工创业手续,启动农民工专项创业基金,鼓励各类园区增设创业孵化基地农民工专属空间,扶持农民工自主创业项目,依靠创业带动更多农民工就业。

3.依托互联网平台促进就业。发挥互联网平台企业就业“蓄水池”作用,联合“美团”、“饿了么”等互联网用工平台临时分流就业压力,对积极吸纳就业的平台企业,按吸纳农民工数量进行财政补贴。鼓励互联网平台探索实施“员工共享”模式,为用工单位搭建沟通平台,引导疫情期间业务减少、员工富余的企业向有用工需求的其他企业转移劳动力,形成临时用工队伍。

4.打造“线上线下一体化”农民工就业服务。

一是积极发挥各类基层组织职能,对我省农民工当前就业状况和意愿进行全面摸底调查。引导工商联、商会及工会等非政府组织积极行动,主动与农民工需求量大的省内外用人单位对接,挖掘更多就业岗位,并通过电视、广播、网络等媒体及时发布用工信息,实现农民工与用工需求信息精准对接。

二是借助现有互联网就业信息平台,建立健全覆盖全省农民工就业创业互联网信息系统,为农民工提供就业政策、职业介绍、法律咨询等服务。大力推行“百日千万网络招聘专项行动(农民工专场)”等线上招聘活动,为省内外用人单位提供线上招聘平台。

5.大力开展农民工就业创业技能培训。加大农民工职业技能培训政策支持和设施设备投入,提高培训覆盖率。针对市场需求,联合用人单位、教育机构等多方主体,整合教育资源,开发农民工就业创业培训课程,开展打包式、订单式技能培训。加强农民工技能培训与用人单位需求有效对接,依据地方产业特色,扶持重点产业和企业,扩大经营规模,延长产业链,发挥产业集聚优势,实现“产学劳结合”。

(二)全面扫清农民工返岗就业障碍

一是明确我省农民工跨省流动手续。搭建线上健康证明申报系统,提供详细操作指南。呼吁中央制定我省农民工外出就业管理办法,统一健康认证方式、核酸检测流程与农民工跨省流动程序,避免重复检测和不必要隔离。联合外省严厉打击无故拒绝湖北籍农民工返岗行为。

二是缓解农民工外出流动经济负担。就农民工外出就业产生的交通费、核酸检测费和隔离费,与农民工主要输入地政府积极开展合作,探讨构建我省财政、输入地财政、用人单位和农民工个人四方共担机制。

三是深入推进“点对点、一站式”直达运输服务。全面展开农民工外出务工信息调查,了解省内各地农民工返岗目的地信息,与输入地政府密切合作,逐步落实农民工返岗运送计划。积极寻求外省交通运输部门和我省民营交通运输企业参与农民工输送,统筹分区域集中运送部署,增强我省客运输送力。

(三)稳步落实农民工劳动权益保障

一是推进疫情期间稳定劳动关系政策拟定工作,大力发挥工会职能,鼓励用人单位与农民工共同商定疫情期间工资支付和工作形式,倡导劳资双方相扶相持、共克难关。

二是创新劳动争议处理方式,完善农民工劳动争议线上登记机制。鼓励采用电话、网络等形式,开辟各类基层劳动争议调解组织办公新形式。充分利用互联网,搭建劳动争议法律咨询、同质案例介绍、调解仲裁流程解读、一键线上预约等在线服务平台,有效保护农民工合法权益。

三是针对临时用工形式制定具体管理办法,积极探索非标准用工劳动者权益保护措施,明确工资支付、劳动保护等关键条款实施细则。


撰稿人

黄宏伟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公共管理学院讲师、硕士生导师

黄瑞睿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硕士研究生

戈振杰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硕士研究生

李  平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硕士研究生

房  乐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硕士研究生

王怡斐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公共管理学院硕士研究生

5


延伸阅读: